一只白白

【反苏】知乎体:作为一个正常人,如何看待玛丽苏?

知乎体:重新追求前女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预警:微量盾铁

知乎体:同事关系紧张应该如何缓解?
预警,超蝙提及

超蝙知乎体:同事关系紧张如何缓解?
预警:盾铁提及

某超人穿漫威后助攻各平行世界超人脑洞番外。

这是不义超人被转移到韦恩庄园的第十年。
卡尔为难得来访的克拉克倒了杯温牛奶:“听说你养了只金刚狼,这是它的幼崽儿吗?”
“谢谢——噗!不、不是的!。”
克拉克捧着杯子坐在沙发上,他的腿上躺了只四仰八叉的小狗崽儿,闻到牛奶的香味,小家伙扑棱着爪子翻了个身,扒着主人的袖口使劲往上凑。
克拉克来不及解释,他迅速抬高手臂,严肃的道:“不行!卡尔,你今天已经吃的够多了!”
卡尔看着克拉克艰难的和那只黑色的狗崽子搏斗,本来露出的迷之微笑被克拉克对它的称呼活活怼了回去。
卡尔:“麻烦你再说一遍,它叫什么名字?”
克拉克放下牛奶杯,一脸真诚的举起那只挺好看的狗崽子:“卡尔,它叫卡尔韦恩,不是金刚狼的幼崽儿……拉奥啊,罗根会跟你拼命的,事实上,它是一只哈士奇。”
卡尔一时间竟然有点分不清他叫的是哪个卡尔。
克拉克把狗崽子放到他的怀里:“我想把它放在你这里寄养一段时间,布鲁西怀孕了,它会吓到它的。”
卡尔:“????????”
拉奥啊,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平行宇宙已经研发出了跨越种族和性别鸿沟的男男生子技术了吗?
不义超人抱着那只根本分不清已经换了个主人的傻狗,艰难的道:“恭喜。”
克拉克一看就知道他误会了,赶紧解释道:“布鲁西是我和布鲁斯养的猫,名字叫布鲁西艾尔,它是一只非常可爱的小母猫。”
卡尔:“…………。”
蝙蝠侠没把氪石长矛戳进你的脑袋,看来是真爱了。
卡尔奇怪道:“你怎么不把它送到钢铁侠或者闪电侠那去,我又没有照顾狗的经验。”
克拉克不好意思说咱们至少有当狗的经验,他委婉到:“我们的宇宙有句话说,你看谁不顺眼就送他哈士奇,我想来想去只能送自己了,隔壁领主超刚和他的灰蝙蝠告白,我不太好意思去打扰人家谈恋爱,就先送你这儿来了。”
卡尔:“…………”
你也知道不能打扰人家谈恋爱啊!
克拉克坐了一会,准备告辞了。临走前,他看着另一个自己脖颈上套着的蝙蝠项圈,疑惑的道:“我记得你的氪石控制器已经取下来了?怎么还带着它,怕你的蝙蝠侠不放心吗?”
就这么一会儿,卡尔已经被那只不安分的哈士奇幼崽儿折腾的哭笑不得,他给那只小恶魔倒了一小碟温牛奶,被它捣乱的热视线差点没控制住,给狗崽子头顶烫出了一撮小卷毛。
听到这句来自另一个自己包含着真诚和担忧的疑问,卡尔看着超人制服穿的板板整整一丝不苟的克拉克,露出了一个炫耀的微笑:“布鲁斯喜欢这个,你一定不知道当你带上这个和狗耳朵道具的时候他有多热情,友情提示,克拉克,记得汪一声。”
克拉克落荒而逃。
卡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放下了那只看起来黑毛蓝眼睛头顶一撮小卷毛,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一点眼熟的哈士奇幼崽儿,他像个没有超能力的普通人一样,带上钱包关上门,准备去买狗窝和狗粮。
他一出门,卡尔汪更加欢快的开始拆家,能买一屋子哈士奇的昂贵家具被啃的坑坑洼洼,被套枕头扯的满地都是。
蝙蝠侠打开房门,首先被仿佛台风过境的客厅震的一惊,他还以为不义超人出了什么问题:“卡尔?”
卡尔汪听到自己的名字,欢快的跳出来汪了一声。
蝙蝠侠:“…………”
蝙蝠侠看着哈士奇头顶那撮黑色的小卷毛,熟悉的宝石蓝双眼,欢快摇起来的狗尾巴,他艰难的道:“……卡尔?”
卡尔汪嗖的扑到主人脚下,使劲挠裤子,边挠还边可怜兮兮的呜呜叫。
布鲁斯不得不相信,魔抗为0的超人肯定又中了什么诡异的魔法,毕竟世界上还有些对他绝不原谅的魔法师呢。
他低下头,看着那只英俊中带点傻气,但是偏偏对他无比热情的狗崽子,深沉的想:就算是蝙蝠侠也不可能拒绝一个奶狗模样的超人!
等到卡尔拎着新狗窝回来,他对着沙发上抱着狗崽子一脸温柔的蝙蝠侠陷入了自我怀疑。
那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哈士奇幼崽舔过了蝙蝠侠的脸,一头拱进他的怀里,还用幼犬稚嫩的奶声撒娇……
蝙蝠侠居然没把它丢出去!
蝙蝠侠看起来也很震惊,他抱着那只哈士奇,居然愣住了。
卡尔光速换装,他带着哈士奇同款的萌萌狗耳,半跪在布鲁斯身边,将英俊的头颅放在了蝙蝠侠温热的大腿上,纯粹的蓝眼睛委屈的盯着他,叫道:“布鲁斯。”
蝙蝠侠:“…………”
他迟疑的低下头,幼犬和超人同款的,湿漉漉的宝蓝色眼睛一齐向他看过来,那撮柔软的黑色小卷毛晃了晃,让立起来的三角形狗耳朵更加显眼了。
卡尔迅速挤开它,他用超级速度把那只哈士奇塞进了狗窝,丢进房间。然后克制着亲了亲蝙蝠侠的嘴唇,将头蹭进他的怀里。
蝙蝠侠看着他和那只哈士奇如出一辙的动作,不可置信的想:他不会是要撒娇吧
卡尔当然没有撒娇,他隔着蝙蝠侠纯黑色的衬衫,准确的舔了舔他的胸前,用灵活的舌尖隔着柔软的布料描绘出它的形状,当他抬起头来,濡湿的地方温度下降,让布鲁斯的胸前敏感的挺/立起来。
蝙蝠侠面无表情的拎起他脖颈上的项圈。
卡尔抱着爱人的手臂胡乱亲吻两下,像只失落的大型犬:“我们好久没做过了,布鲁斯。”
那只拉着他项圈的手加大了力道,把超人英俊如同神明的面孔按到了身下。
卡尔激动的亲吻他,一边服侍着他的爱人,一边将手探向他的身后。
——与此同时的漫威世界——
克拉克已经换下了制服,走在回复联大厦的路上。
路过漫展的时候,他看到了门口叫卖的项圈和狗耳。
克拉克想起不义超人的话。
纯洁的克拉克脸红了,他偷偷挤进人群里,迅速付账购买了销量最高的项圈猫耳狗耳和兔尾。
等布鲁斯处理完韦恩企业的工作,回到房间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只穿着红披风和小红靴的超人,他的蓝眼睛湿漉漉的,面色绯红,脖子上套着明显是情/趣道/具的项圈,头顶还带着黑色的柔软狗耳。
见到他回来,那只外星救难犬露出了一个总算结束了的表情,他迅速起身给了蝙蝠侠一个拥抱,想到另一个自己的忠告,他红着脸凑到爱人的耳边轻轻汪了一声。
布鲁斯:“…………”
他扯开领带,勾着超人的后颈来了个能让他面红心跳的法式热吻,随后压着他的身体主动骑了上去。
蝙蝠侠把自己扩/张而羞耻到流出的汗水通通抹到超人身上,他用一根手指轻而易举的压制住被诱/惑到想要去握他腰身的超人,一边主动起伏一边隐忍着快/感低声调笑道:“花样很多啊小记者,不过想取/悦韦恩老爷,你还得再学。”
克拉克:拉奥啊我爱他!!!!!

不义也要甜起来。

卡尔被监禁的第十一年,在布鲁斯的努力下,他终于从红太阳光的房间里被转移到韦恩庄园,这将是他们自布鲁斯复活以来共度的第一个夜晚。
虽然超人兴致勃勃,但是蝙蝠侠看起来似乎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他依旧那么冷静和从容,甚至亲自为卡尔带上了镶嵌氪石的可控项圈,然后带着他回到哥谭,仿佛生活中多了个超人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影响和变化。
卡尔陪他用过晚餐,很自觉的做好家务,然后走到布鲁斯面前,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他看起来似乎还有些紧张:“布鲁斯,我今晚睡在……”
蝙蝠侠合上书籍,冷静的道:“和我睡,贴身看管,你有意见吗?”
卡尔迅速摇头,他以为他还需要再给布鲁斯一些时间,其实能在蝙蝠侠床下打个地铺就很好,当然,超人不需要睡眠,就算是看着布鲁斯一整晚也没有问题。
夜晚,卡尔从睡梦中醒来,他看着身旁熟睡的蝙蝠侠,忍不住俯下身亲吻他的嘴唇。
布鲁斯还穿着保守的睡衣,但卡尔知道睡衣下他的身躯有多么火热和柔韧,当他打开身体迎接他的进入,那张属于哥谭宝贝儿布鲁西的脸就会露出难耐而又诱惑的表情,当他仰起颈项,露出氪星代表希望的烙印,那蔷薇花一样的嘴唇无论吐出怎样的要求,卡尔都能答应他。
颈间开启的氪石项圈阻止了他下一步的动作,蝙蝠侠醒了,他刚刚睡醒,看到红色眼睛的超人那一刻,他下意识的开启了控制器。
卡尔撑着床铺,突然虚弱的感觉并不好受,但他知道,他吓到布鲁斯了,从前这种情况下布鲁斯面对的可不是满怀愧疚只试图索吻的卡尔,而是暴虐独裁在他身上肆意摸索留下痕迹的超人,他该再谨慎一些的。
氪石的影响消失了,布鲁斯已经清醒过来,他有些懊恼的皱着眉头坐起身:“……抱歉,卡尔,我只是——。”
“叫我克拉克。”
卡尔温柔的打断了他,他伏下身躯,用一种野兽驯服的姿态亲吻蝙蝠侠垂下的指尖,他喃喃道:“或者外星救难犬,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很喜欢这个。”
这只红色眼睛的外星救难犬用他头顶的卷毛亲昵的蹭了蹭蝙蝠侠的指尖,他温柔而又缠绵的道:“永远不用对我感到抱歉,布鲁斯。我已经得到了很多,而以后将有更多,这些小小的代价不足为提,我知道你暂时还无法接受我,但是没关系,第一个十年我等到了你的复活,第二个十年我得到了你的原谅,我们还有下一个甚至很多个十年,我会努力让你信任我,爱我,而我也一样。”
布鲁斯已经是他的了,他们还有很长时间,足够弥补他曾经造成的一切,布鲁斯会接受他的,或许再过十年,他们就会像所有普通的情侣一样,拥抱接吻和做/爱。
他们还可以收养几个孩子,虽然卡尔不喜欢小孩,但是布鲁斯总是对小孩子充满耐心,况且在克拉克的世界,他们确实是神助攻。
条件允许的话,卡尔希望会有一个能让布鲁斯开心一点的可爱女儿,就叫她芭芭拉,如果是男孩,那名字就和蝙蝠家的罗宾们一样,或许还可以有一个康纳。
所有因爱而来的伤害,最终也将用爱来弥补。
布鲁斯沉默了一下,他轻声道:“那或许会很久。”
卡尔露出了微笑,那属于曾经的超人,正直、温柔还有光芒万丈:“没关系,我会永远爱你。没有超人不爱蝙蝠侠。”
布鲁斯的神色缓和了一点,他伸出手,犹豫的摸上了那个氪石的项圈,似乎是想把它解下来。
卡尔阻止了他,他在颈间摸索了一下,笑道:“样式不错,布鲁斯果然很有品味,这算是我们的情趣套装或者蝙蝠家的特殊记号吗?我想带着它。”
布鲁斯收回手,他看起来就是做个样子,似乎本来也没想打开它,他点头道:“它的确带有蝙蝠记号,外星救难犬带蝙蝠项圈,我算是主人吗?”
“当然,布鲁斯,我属于你。”
卡尔凑到他的耳边,出乎布鲁斯的意料,这个外星人居然没有在他耳边吹口热气或者舔上一下什么的,他温柔的,小声的道:
“汪。”
“…………”
蝙蝠侠一把把他按到被子里,他面无表情的道:“睡觉。”
卡尔发誓他听到布鲁斯瞬间加快的心跳和到现在都没恢复的血液流速!
拉奥啊!原来蝙蝠侠喜欢这种play,或许他明天可以偷偷上网买一点情/趣道具回来,狗耳朵就很不错,他们的情感进程一定会为此加速不少!

老爷生贺(cp超蝙,其他亲情向)

老爷生贺
闪电侠:
“蝙蝠侠——!”
英俊的红发青年一阵风似的卷过来,热情的张开手臂给了联盟顾问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那头柔软而蓬松的红色卷毛挨在黑漆漆的大蝙蝠脖颈间亲昵的蹭了一下,仿佛什么柔软的小动物。
他的眼睛很亮,那是一种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和朝气,现在这双眼睛闪烁着快活的光芒,而眼睛的主人——闪电侠巴里艾伦,他飞速在布鲁斯蝙蝠衣唯一露出来的下巴上亲了一口,欢快道:“生日快乐!韦恩先生!”
海王:
“咳、蝙蝠侠。”
亚瑟紧紧的皱着眉头,有点不自在的站在了联盟顾问的面前。
布鲁斯敏锐的注意到他今天特意修理了那把狂野性感的胡子,还穿上了最能体现他完美身材的战衣,甚至还抱了个鱼缸过来,难道他想在蝙蝠洞养鱼吗?
亚瑟把那个漂亮的宽大鱼缸摆在了蝙蝠洞的办公长桌上,在蝙蝠侠疑惑的目光下,鱼缸里色彩艳丽的热带鱼仿佛有意识似的,游成了个简易的蝙蝠形状。
海王轻咳了一声,他展开双臂,隔着战甲轻轻拥抱了这个以人类之躯成就超级英雄的黑暗骑士,并且郑重的亲吻了他的侧脸:“生日快乐,我的朋友。”
神奇女侠:
来自天堂岛的美丽女神亲吻了他的额头,鼻尖,随后被克拉克以瞭望塔紧急任务支走了。
超人:
英俊的人间之神在他的面前驻足,他的耳尖通红,有些羞涩的道:“嗨,布鲁斯……额,我是说,B,你今晚有时间吗?”
蝙蝠侠面无表情:“夜巡。”
超人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我是说,夜巡之后,或许你愿意分出一点时间给我。”
“夜巡之后我要去参加那个该死的家庭生日宴会,即使我说过不需要,但是阿尔弗雷德还是举办了它。”
超人的小卷毛都失落到垂下来:“这样啊。”
他很快打起精神,克制着拥抱了他的挚友:“那我要提前告诉你了,生日快乐,布鲁斯。”
“…………宴会结束后如果我没在房间里看到你,那你死定了。”
“拉奥啊我爱你布鲁斯!!”
杰森:
“……今天就算了。”
依旧染着黑发的青年恶狠狠的抱了他一下,就像只护食的恶狼,随后又冷哼着松开了手。
在布鲁斯以为这就是结束的时候,这个桀骜不驯的红头罩,他曾经的二代罗宾突然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随后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生日快乐,父亲。”
迪克:
已经沉稳很多的青年夜翼温柔的拥抱了他的父亲蝙蝠侠,并且面不改色的擦去了杰森留下的口水,他亲吻了同样的地方,并且郑重的道:“无论发生过什么,父亲,我们都爱您。”
阿尔弗雷德:
阿福多烤了一盘小甜饼并且日常询问他亲爱的韦恩老爷什么时候和总来偷偷过夜的肯特先生结果。
蝙蝠侠:
“阿福,明年的生日还有多久?”